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六合开什么特马 > 正文

风吹草低见鄱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5

  “湖在哪?”记者侧身去问身旁正在看卫星导航仪的摄影师。按照导航仪的显示,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江西省永修县吴城镇的鄱阳湖“水面”上,但举目四望,道路两旁只见绿草和黄土,不见一湾清水。

  “它应该就在我们的车轮下。”摄影师郁闷地回答,“不是导航仪的问题,我们在南昌买的地图上也是这样画着的。”

  吴城镇是整个鄱阳湖湿地的中心,也是鄱阳湖自然保护区的中心。记者驾车从南昌出发,经永修县城,当在导航仪上显示即将抵达目的地吴城的时候,路面突然开始变得颠簸不平,柏油马路也变为坑坑洼洼的土石路,越走越窄,沙尘漫天。

  这段只有几公里的路,我们的小车足足爬了一个小时。事实上,此刻我们就行驶在鄱阳湖底,这里是吴城保护区观鸟最佳的大湖池,丰水期这里的水足以淹没车顶。吴城镇原本是一个湖心岛,没想到我们竟然误打误撞地从“陆路”到达。

  “鄱阳湖是中国 1992 年首批列入拉姆萨尔国际公约保护的七个湿地之一。吴城是鄱阳湖候鸟自然保护区内最好的观鸟地。” 江西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环保人士宫正告诉记者。

  由于鄱阳湖的环境和气候条件均适合候鸟越冬,每年秋末冬初(10月),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飞来成千上万只候鸟,直到翌年春(4月)逐渐离去。1983 年 6月,江西省政府在永修县吴城镇建立了鄱阳湖候鸟自然保护区;1988 年 5月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保护区辖有大湖池、沙湖、蚌湖、朱市湖、梅西湖、中湖池、大汊湖、象湖、常湖池等9 个湖泊。保护区吴城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介绍说,从今年的1月份开始这9个湖泊相继出现了失水现象,如今已经有大湖池、梅西湖、中湖池等8个湖泊干涸了,他们生平第一次目睹这一旱灾惨状。要不是之前,5月22日下了一场雨,大湖池连这点水都没有,如果继续干旱不下雨,大湖池早晚连这点水也留不下来。

  时值正午,天上没有一朵云彩。一推开车门,一股腥臭扑鼻而来,苍蝇肆无忌惮地四处纷飞。足有两指宽的裂缝里,螺丝、蚌壳,甚至一些鱼和螃蟹的干瘪发臭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暴露在烈日下。一条草狗忠实的守候着一艘渔船改成的窝棚,里面的主人不知去向。

  走在干裂而坚硬的河床上,很难想象这里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鄱阳湖。远处不足一平方公里的水塘里,两三只白色水鸟(据保护站工作人员介绍,此刻并非是观鸟季节。我们看到的鸟有可能是夏候鸟——白鹭)、几只野鸭正在耐心寻找食物。这就是鄱阳湖九个子湖之一的大湖池。

  作为长江自古以来的洪泛型湖泊,“夏季洪水一片,冬季枯水一线”是鄱阳湖的一大特色。雨水丰沛季节和干旱季节,其湖区最大面积和最小面积相差达31倍,水的容积相差达80多倍。

  但是今年干旱一直在持续,该来的雨季丰水期却一直没有到来。一场六十年一遇的大旱打破了鄱阳湖的宁静。鄱阳湖,这个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丰水年份水域面积最大可达4000 平方公里以上,可现在却因持续的干旱严重“瘦身”,容量从200多亿立方米锐减至7亿多立方米,为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

  一直致力于保护鄱阳湖生态的宫正介绍说,原本鄱阳湖就有枯水和涨水两个时期。往年,冬季枯水期,湖水退去,露出湿地和滩涂,由于食物和水草丰沛,鄱阳湖的浅水域和沼泽强烈吸引着白鹤和其他候鸟,在这里踩着水伺机用喙戳鱼,简直是天堂一般的生活。

  而在夏季涨水期来临之前,有三四个月的枯水期,湖底会暴露在烈日下,但是现在该涨水的季节不涨水,破坏了鄱阳湖正常的生态系统。通常枯水期的晒湖底能起到杀死湖底对鸟类有害的细菌的作用,好像太阳紫外线对湖底来一次彻底杀菌消毒,这是有益处的。但是,今年不一样,时间太长。螺蛳、蚌壳、马莱眼子草、苦草是每年候鸟越冬的重要食料,由于湖泊干涸,这些此时本应在湖底大量繁殖的水生动植物全部死亡,从而影响食物链的下游物种。“白鹤越冬喜食的重要食料马莱眼子菜和苦草,没有水就不能萌发生长,干旱导致越冬候鸟食物链遭到严重破坏,给今年候鸟越冬带

  从永修县吴城镇一路向北,便是比邻庐山风景区的江西著名旅游胜地、陶渊明的故里——星子县。

  据清同治《星子县志》记载,夏、商、周,星子在《禹贡》《尔雅》所载的扬州之域,“西据敷浅原(即庐山),东汇泽于彭蠡(即今鄱阳湖)。”

  在传说中,星子因天坠陨星而得名。古老的星子小镇依山傍水,养出了许多温泉,形成了远近闻名的温泉镇。明代药物学家李时珍曾来此考察,更誉之为“灵汤”,载入《本草纲目》。

  星子县位于庐山南麓,鄱阳湖之北,本是一个靠山又临水的宝地,但是今年旱情却格外严重。星子县宣传部部长周晓波介绍说,由于背靠庐山,所以县里的西北部多少还有些降雨,而临湖的几个村镇却基本上滴雨未降,直到上周末才勉强下了阵雨,但是那里的鄱阳湖却已经见底。

  蛟塘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易鸣说:“原本镇上有大大小小六个水库,www.21154.com,往年这个时候我们要防汛,但是今年镇子里像下屋垅水库这样大小的水库全都干了,而鄱阳湖更是连影子也看不到。”这个皮肤黝黑、身穿迷彩服、戴一副近视镜的中年汉子,谈起家乡鄱阳湖的这场旱灾,眉毛紧紧拧成一团。

  “去年这时候我还在参加防汛会议,可今年却变成了抗旱。”作为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易鸣忧心忡忡。六月一日起长江流域原本应当进入主汛期,然而连日来困扰长江流域各省的不是防洪,而是抗旱。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统计显示,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五省正面临着严重的旱情,截至5月29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达1.044亿亩,而这五省就占了四成以上。

  截至5月31日晚上8点,江西全省平均降水量为431mm 左右,较常年同期偏少4.7成,降水量为52年以来同期最低。日前,江西省气象局已经紧急发布干旱Ⅲ级预警,这也是江西历史上首次发布干旱预警。

  若不是易鸣指点,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镇子里水库的所在地,除了依稀可见十数米高的水线,诺大的水库内星星点点地散布着几处积水,如同田间孩童玩耍的小水洼。易鸣介绍说,这里曾经下过一场雨,水就这样积下了一些。“听说庐山那边下了好几个小时的大雨,但是我们这里雨量太小,对于旱情没有多少缓解。”

  离开几乎干涸的水库,易鸣带领我们沿着若隐若现的车辙一路开进了“鄱阳湖草原”。汽车最终被一条小河阻拦,同行的易镇长说,这条河就是汇入鄱阳湖的五条大河之一的修河。往年5月,修河是深藏在鄱阳湖湖底的,只有到了11月至次年2月的枯水期,修河才会显现出来。“若不是前两天下雨,这修河已经干了,我们几个人上个星期就直接从河床上走了过去。现在这里的水也就不到一米深,却是我们的黄金水道。这里靠湖的几个村镇现在就靠这条河为生了。如果天继续干,我们可能需要把它堵上,引水到田里浇灌农作物。”

  镇上农技站站长罗长生介绍说,“原本有十几米深,可以走千吨大船的修河,如今就这副惨样了。”据罗站长介绍,全镇七千亩水稻,原本是种春秋两季稻,但是现在由于干旱,只有一千多亩的早稻被抢种下来。上周末下了雨后,又有部分农民在他的带领下抓紧间种上了中稻(即两季稻改为一季稻,中稻)。

  作为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易镇长接过话题,他原地跺了跺脚:“我们现在站的位置原本就是鄱阳湖内湖十几米的水下。往年这时候,渔民正在准备家伙等待六月开渔。可是现在,就算你从这里再往湖中心开两三个小时都看不见水,更别提看到鱼。”

  在汽车的GPS导航仪上,地图此时此刻显示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是鄱阳湖的核心区,即正常来讲,我们已经深处湖底汪洋。但事实上,放眼四周,除了毫无云彩的天际,就是一望无垠的碧草,哪里还有诗歌里鄱阳湖“迸鲤似棱投远浪,小舟如叶傍斜晖”的美景?

  鄱阳湖在古代有过彭蠡泽、彭泽、彭湖、扬澜、宫亭湖等多种称谓,经过漫长的历史年代,在地质、气象、水文等综合作用下,彭蠡泽向南扩展,湖水越过松门山直抵鄱阳县附近,因而易名鄱阳湖。

  烈日下,祖祖辈辈靠水为生的蛟塘镇西庙村渔民李东金站在干涸的湖底发呆。37岁的他从没见过如此严峻的旱情。他爷爷以前曾提起,1951年刚解放的时候,鄱阳湖也曾遇到一次这样大的旱灾。那时村里饿殍遍地,人们是靠啃草根树皮才活下来的。“今年的鄱阳湖旱灾,真的是六十年一遇。”李东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鄱阳湖是中国淡水渔业的主要基地之一,鱼类达90 余种,以鲥、银鱼闻名。在湖区的小镇上,随地可见晾晒的鱼干。数据显示,鄱阳湖区共有13370多艘专业渔船,5万多名没有田地的专业渔业人口。和沿湖的许多村镇一样,李东金所在的西庙村大部分村民都是靠水吃水,世代都是向鄱阳湖“讨生活”的渔民。

  往年的五月,应该是西庙村最忙碌的时节,随着枯水期结束,禁渔期(3月-6月中旬)也马上就要过去,村里的渔民开始男女老少齐上阵,晒网、补船、检修发动机。渔民们大部分都备着一大两小三艘渔船,不过大的渔船也才两三吨,柴油发动机,像极了江南水乡的乌篷船;而小的,则好似公园里的情人们游玩的小船。

  往年的5月底,鄱阳湖的雨季即将开始,李东金会和爱人一同把大船上的蓬支起来,再把被子、炊具都转移到船上,然后把小船固定在大船的后面,等待6月20号开禁捕渔的大日子。往年的这个时候,李东金总会一面甜蜜地和妻子说些体己话,一面扮作严父训斥三个调皮的孩子好好学习。尽管在县城读书的小儿子上的是当地最好的全托小学,每年学费高达一万元,但是李东金并不太担心。鄱阳湖里鱼儿多,自家百米大网下去,草鱼、鲶鱼、胖头鱼,刨去一天一百多的柴油,每天都有六七百的收入,有时候一网下去来个一两千也不是稀奇事。这样一年下来攒下六七万也并不难。

  “突突突”,一阵发动机的声音在李东金身边响起,他一激灵,从遐想中醒了过来。难道是来水了,谁家的船准备出去了?李东金抬头一看,是邻居骑着摩托车邀请他去打牌。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邻居的邀约,现在要尽可能地减少支出了。

  自家的渔网早就晒得干巴巴的,这是去年花了六千块刚换的新网。在他前面的草丛里,歪歪扭扭的是自己的三艘渔船。码头依然还是码头,尽管已经没了水,但人们已经习惯了把船停在这地方。码头上是齐膝的野草,这种野草学名叫做苔草,它们本应是水下鲤鱼和鲫鱼的产卵场所,现在则成了水牛、羊群的食物。现在因为干旱,占鄱阳湖鱼产量50%左右的鲤鱼、鲫鱼的繁殖将受到较大影响。鄱阳湖特产银鱼的产卵场同样也遭遇干旱,进入不了湖汊繁殖。未来若干年,鄱阳湖的渔业都将受此影响。

  李东金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就盼着下雨,涨水,天天七点就打开电视,等着中央台的天气预报。邻居家几个耐不住的后生已经背着包,去共青城、景德镇,还有温州等大城市打工去了。

  “我们虽然在水里很厉害,撒网、捞鱼是能手,但是在陆地上就成了废人。有时候我们村里的渔民在枯水期也会外出打工。但是我们渔民没有任何技术,只能在建筑工地上当水泥小工,或者就是搬砖头、扛水泥,卖苦力。每天只有五十块的收入,吃住的条件又很差,有时候连路费都赚不回来。如果到了端午鄱阳湖还没有水,今年肯定就没有办法打渔了,我也要去外面打工养家了。”李东金说。

  造成今年鄱阳湖旱灾的原因,除了气候异常降雨偏少,以及长江上游来水不多之外,还有一重要原因就是鄱阳湖的无序采砂。www.9111.hk,从鄱阳湖岸边村落到九江、南昌的县路和国道上,一辆辆重型运砂车和它们身下被压得支离破碎的柏油路一方面昭示着江西房地产、建筑业的高速发展,另外一方面也在提醒着人们,鄱阳湖湖底的砂石构造正在被人为破坏。

  据介绍,鄱阳湖砂石原来无人问津。1998 年长江禁砂后,各地挖砂船开始进入鄱阳湖,2001年鄱阳湖挖砂日益猖獗。有媒体报道,星子县水域常年可以挖砂,以每条大型挖砂船每天装满10 条载重2000吨的运砂船计算,一天最少两万吨砂。当地有60个挖砂大泵船,一年挖砂300 天,一年挖砂3.6 亿吨。以5元一吨的低价在船上卖出,星子县每年挖砂的产值达10多亿元。砂石运到江浙沪等地区,价格还将翻几倍。

  尽管现在政府已经在控制,但是宫正说,鄱阳湖的无序采砂仍然存在,由于大规模的采砂拓深了鄱阳湖的入江水道,不经意中增加了鄱阳湖水的下泄入江。三峡大坝拦江蓄水后,2003年以来长江水位偏低拉空了鄱阳湖水,江西五河(赣江、修河、抚河、饶河、信江)均建有水坝对流域来水进行了人为控制,也影响了鄱阳湖的来水节律。

  此外,“退耕还林”政策让当地一些人钻了空子。宫正告诉记者:“当时国家提出退耕还林来保护鄱阳湖。但是很多人利用这个政策,大量购买一种欧美杨树,种在自己以前的耕地上。这种欧美杨树对水的需求很高,是速生树种,经济效益很高,但是对于改善湖区生态环境的影响甚微。保护区目前应该退林还湖,而不是林进湖退,应该加大种植能够涵养水源的阔叶林,而不是那种经济型的欧美杨树。保护鄱阳湖已经刻不容缓。”

  对江西来说,流域面积16万平方公里的鄱阳湖占江西省国土面积的97%;而经鄱阳湖注入长江的水量占长江径流量的15.6%,其被称为长江中下游的肺。鄱阳湖承担着调洪蓄水、调节气候、降解污染等多种生态功能。然而,随着流域旱情和三峡蓄水的影响,江西省多年的鄱阳湖“筑坝之梦”被重新激发。

  江西方面在上报给国家发改委的《规划》草案中提出,拟在鄱阳湖入江口附近兴建水利枢纽工程。简单地说,就是要在鄱阳湖湖口建立水坝,把鄱阳湖的活水变成一座封闭的水库,通过大坝“提高鄱阳湖枯水季节水环境容量,达到供水(灌溉)、保护水生态环境、保护湿地、消灭钉螺、航运、旅游、发电以及水产等方面的综合效益”。

  一直反对在鄱阳湖修建大坝的宫正对此忧心忡忡。“鄱阳湖不是一个密闭型的死湖,而是一个吞吐型、开放型的湖泊,江西五河(赣江、修河、抚河、饶河、信江 )汇入鄱阳湖,再通过湖口那里汇入长江。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我们国内,把一个活的湖,人为变成一个封闭的湖,似乎还没有真正成功的经验,往往得不偿失。”

  “也许江西在鄱阳湖湖口建造大坝,会缓解江西省的旱灾情况,但是对于整个国家来说,这无疑饮鸩止渴。你拦住了鄱阳湖水,那么下游上海、安徽、江苏这些地方怎么办?”

  此外,对于湿地来说,大坝造成的枯水期不枯水,将会破坏本就脆弱的候鸟栖息地。宫正解释说,“原本水落滩出,以螺蛳、蚌壳和水草为主要食物的珍禽候鸟可以畅快地进食,而一旦因为人要用水,利用大坝把枯水期的水位提高,那么鄱阳湖内那些鸟类、鱼类、哺乳类动物的生存将受到致命打击。如果鄱阳湖实施了控湖工程,鄱阳湖将成为第二个滇池,第二个太湖(蓝藻污染)、洞庭湖(鼠患)。”

  河海大学水文水资源学院教授芮孝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江西省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从技术上来讲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枢纽工程切断了鄱阳湖的自然联系,对鄱阳湖的生态将带来巨大的破坏。目前长江中下游的干旱主要原因还在于天气,旱情严重的省份降水普遍比往年同期要少五成甚至更多,严重破坏了水的自然循环系统,这才造成江湖水位大幅降低。

  “如果说三峡大坝对目前的干旱有影响,那么鄱阳湖建水利枢纽拦截水流,会给长江下游带去更加严重的干旱。”芮孝芳说,这是江西省在“以三峡的方式对抗三峡”。